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胭脂梦

悠悠浮生,像是一缕轻烟,飘渺难捉……

 
 
 

日志

 
 

才女图之严蕊奇节【原创】  

2011-06-30 15:33:42|  分类: 莲子作品集2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才女图之严蕊奇节【原创】 - 莲子 - 空中画缘的博客
 
才女图之严蕊奇节【原创】 - 莲子 - 空中画缘的博客
 别有倾城第一花-  -严蕊不是爱风尘
 作者  /  江湖夜雨  http://blog.sina.com.cn/u/1234659227

    严蕊:南宋孝宗时人,籍贯浙江台州, 出生于书香门第,后家境败落,沦为营妓。朱熹任地方官时,以有伤风化的罪名将她关进牢中,加以鞭打。但她终不屈服,其志节为人所称道。岳霖继任后,将她释放。今存词三首。

  “金楼玉蕊皆珠艳,别有倾城第一花”,看到贺铸的这句词,我觉得用来形容此篇文中的主人公才女严蕊,倒是十分恰当。因为身为歌妓的严蕊不但才情出众,而且气节高洁,远胜那些满口仁义道德,冠冕堂皇的家伙。
  在宋时,由于赵匡胤“杯酒释兵权”,让那些大将们都回老家“腐败”去了,只要不造反就行,所以北宋官员有享乐的传统。加上当时宋时的经济非常繁荣,所以到处轻歌曼舞,宋时的妓女们不管是卖艺的还是卖身的大都擅于歌唱。从泡上天子的李师师到《水浒传》中描写的金翠莲之类都是这样,所以说这宋词的流行应该说有她们的不少功劳。我们现在翻开宋词集,里面的词人只是词作者,而演唱者却应该标为“宋代歌妓”。
  很多宋代歌妓不但相貌娇美,才情也很出众。据说有个叫琴操的歌妓曾和苏东坡唱和,相传琴操有次听人唱秦观的《满庭芳》词,把“画角声断谯门”误唱为“画角声断斜阳”。琴操纠正道:“‘画角声断谯门’,非‘斜阳’也。”别人开玩笑说:“你可改韵否?”琴操略一思索就把秦观词的“门”字韵改为“阳”字韵:“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斜阳。暂停征棹,聊共引离觞。多少蓬莱旧侣,频回首烟霭茫茫。孤村里,寒鸦万点,流水绕低墙。魂伤,当此际,轻分罗带,暗解香囊。漫赢得青楼薄幸名狂。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有余香。伤心处,长城望断,灯火已昏黄。”这等才情,恐怕男人中也只有苏、黄之流才能办得到吧。琴操也算得上是个才女了。但据说后来琴操出家,早夭而死。
  还有一个叫聂胜琼的妓女也很有才情,据说她和词人李之问相会在京师,“见而悦之,遂与结好”。临别时她作了首《鹧鸪天》给李之问:“玉惨花愁出凤城,莲花楼下柳青青。清樽一曲阳关后,别个人人第五程。寻好梦,梦难成,有谁知我此时情。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 写得确实不错,琼瑶女士可能对这首词印象很深,经常引用“枕前泪共阶前雨”这一句。这首词李之问藏在行李里,回家后被他老婆看到了。一问李之问,李之问倒挺老实,就说了实情。他老婆居然没有一跳三尺高地大骂,反而觉得聂胜琼的词句清俊,是个很难得的才女,竟然变卖自己的首饰资助李之问将她赎出来娶回家。聂胜琼的词不但感动了男人,而且融化了男人的妻子心中本来该有的妒意,这事一时传为奇谈佳话。可见这些歌妓们也是很有才情的。
  此篇中的严蕊,也是个不同寻常的歌妓。她的故事最早见于洪迈的《夷坚志》和周密的《齐东野语》,但据周密说他是从故事发生地了解的,记载得更为真实详尽。《二拍》中也有一篇讲严蕊的故事。这里主要根据《齐东野语》来说一下严蕊的经历。
  严蕊本是天台(今浙江台州市)营妓,字幼芳,精通琴棋歌舞、丝竹书画,博古通今,色艺冠绝一时。另外也会做诗填词,所以名气很大。当时的地方一把手是台州太守唐与正。据说唐与正在酒宴会上命严蕊作一首吟桃花的词,当时桃树上桃花很多,红的白的都有。严蕊唱道:

 如梦令
  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
                                

                                 --
 
  这首词初看也很一般,不过细品一下,却会发现意兼双关,并非浅俗之作。所谓“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虽明写桃花,但想想像严蕊这样的歌妓们,整天强颜欢笑逢场作戏地侍侯男人们,妻不是妻,妾不是妾,难道不也有这“道是”、“不是”的尴尬意味吗?而最后这句“武陵微醉”这大有讲究,武陵源又叫桃花源,切合桃花一题,且后世常用“入桃源”来比喻男人得到某个女人,比如《红楼梦》中挖苦袭人的诗:“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就是这种意思。严蕊此处明写桃花,其实却道的是自己,满腔酸楚不着行迹,融化于词句之中,确实写得妙不可言。唐太守赞叹之下,赏给严蕊缣两匹。
  这年七夕,来了个姓谢的,是唐太守的客人。这人听说严蕊才学出众,就想考考严蕊,让严蕊作一首词,而且要限韵,用他的姓“谢”字为韵。严蕊没有等酒斟完就作成了一首《鹊桥仙》:

  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池上水花微谢。穿针人在合欢楼,正月露、玉盘高泻。蛛忙鹊懒,耕慵织倦,空做古今佳话。人间刚道隔年期,怕天上、方才隔夜。   

  这姓谢的听了,钦佩不已。这人在严蕊那儿住了多半年,花了不少银子,据说是“尽客囊橐馈赠之而归”。看来严蕊也是卖艺又卖身的,其实既然身为歌妓,也很难说不逢场作戏的。
  
  后来朱熹这厮不知为何和台州太守唐与正有矛盾,想治他的罪,于是就想从“男女关系、作风问题”上下手来整倒老唐。朱熹听说严蕊和唐太守关系比较亲密,于是就觉得有文章可做。宋朝时虽然有官妓营妓,但是却明文规定“官府有酒皆召歌妓承应,只站着歌唱送酒,不许有私侍寝席”。也就是说只能两陪不能三陪,陪睡却是不行的。冯梦龙的《情史》中记载“(宋)熙宁中,祖无择知杭州,坐与官妓薛希涛通,为王安石所执。”也就是说宋朝时有个叫祖无择的出任杭州地方官,因为睡错了炕,睡到了官妓薛希涛的床上,而被王安石查办了。看来这种问题在当时还是非常严重的。宋朝这规矩也是的,要不就干脆禁止官妓劝酒,所谓“不见可欲,其心不乱”,这样让官员们“既见可欲,又不能乱”,发鱼干给猫当枕头,不知道是想干什么,难道是变相考查干部道德品质的一种方法?
  朱熹于是先拿了严蕊下狱,朱熹这厮别看整天满口仁义道德,天理人欲地说教,其实心里龌龊不堪,这厮说“妇女柔脆,吃不得刑拷,不论有无,自然招承”,他想严蕊一个娇怯怯的歌妓,自然是一动刑罚,甚至不动刑罚,就吓得让招什么招什么。那他就有了切实证据,扳倒唐与正就轻而易举。但是哪里料想严蕊却是坚强不屈,任姓朱的百般痛打,关在监狱中一个多月,就是不承认和唐太守有过男女关系。朱熹这厮没有从严蕊口中得到证据,恨得牙根痒痒,就以“蛊惑上官”为名将她发配到绍兴,让自己的爪牙继续逼供。
  绍兴太守也是一个讲学的,脑子经朱熹教育,同样变得如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严蕊解到后,这狗官见严蕊模样标致,就道:“从来有色者,必然无德。”听,这叫什么理论,长得漂亮就一定不正经?就先打了严蕊一回,又用拶来夹严蕊的手指。见到严蕊十指纤细嫩白,狗官又道:“若是亲操井臼的手,决不是这样,所以可恶!”命左右加劲用刑。这厮倒和文革时的理论差不多,手上有茧子的才算好人,后来又用夹棍夹双腿,夹得严蕊死去活来。但无论如何用刑,严蕊将银牙咬碎,还是不招半个字。这狗官无奈,依旧将严蕊关入大牢,准备以后再问。
    这时候监狱里的看守见严蕊被打得也很是可怜,就说“上司加你刑罚,不过要你招认。你何不早招认了?这罪很有限的,女人家犯淫,极重不过是杖刑之罪。况且已经杖断过了,罪无重科。何苦舍着身子,熬这等苦楚?”意思说你就算招认和太守有男女关系,也不过打一顿板子罢了,但你坚持不招,吃得苦比招认了可大多了。监狱的看守自觉 “聪明”的很,但严蕊的一番话却让他不得不叹服羞愧,严蕊说:“我是一个下贱的妓女,就算是和太守关系不正常,也不会判成死罪,招认了,有何大害?但天下事,真则是真,假则是假,岂可自惜微躯,信口妄言,以污士大夫!今日宁可置我死地,要我诬人,断然不成的!” 此话当真是掷地可作金石声,读来让人十分佩服。多少忠孝节义满天挂在嘴边满口官话的家伙,背地里却什么丧尽天良的事也能干出来,可谓“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什么叫“威武不能屈”?朱熹这厮虽然常念常说,但真正做到的却是他所迫害的这个身为妓女的严蕊。像朱熹这厮,笔者对其一贯深恶痛绝。孔孟之道倒还罢了,朱熹这厮,将儒学僵化、教条化,整天板着脸训人,却被人奉到庙堂里享用冷猪肉。其实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这样的人越能统治别人,生官发财,飞黄腾达。而世之英雄多流落于江湖,古来才女多出于风尘,诚可叹也。
  严蕊坚持不招,被关入牢里非法拘禁两个多月,还一再被刑讯逼供,严蕊一个如花女子,遭到这样的牢狱之灾,被折磨得“委顿几死”,奄奄一息。好在这时候朱熹这厮被调走了,换了岳飞爷爷的第三子岳霖。当初岳飞及长子岳云被奸臣秦桧杀害后,财物尽抄,岳霖随家人充军岭南。后来宋孝宗起用抗战派人物,岳飞的冤案始得平反,岳霖也被起用为官。岳霖不愧是忠良之后,和朱熹那种人面兽心的家伙正如冰炭一般截然不同,他一到任就平反了这场冤案。当时只见严蕊形容憔悴,尤如一朵凌寒零落之梅,岳霖听说她擅自作词,于是就让她作一首词,说说此时心中的想法,严蕊百感交集,当即吟道:
                 
卜算子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这首词开头说:“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表明了自己并不是自甘下贱,眷恋风尘妓女的生活,而是被迫。此语不但对朱熹说她“有伤风化”、“蛊惑上官”进行了有力地反击,也替千百年来被迫当“小姐”的那些女子们进行了有力的辩解,可以想象后世不少被迫迎来送往,周旋于男人身边过卖笑生涯的女子在夜静心伤时也会记起这句“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吧。“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这句很巧妙地表达了严蕊希望岳霖为她做主的渴望,“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意为严蕊已厌倦了艳名远播的娼门卖笑生涯,她希望脱籍从良,做一个普通人。岳霖听到严蕊的这首词后,当下也为之感动不已,替她在营妓的名册上除了名字,判她从良。

  据说,因为严蕊宁死不屈诬好人,受到人们的普遍尊敬。好多人纷纷愿意迎娶严蕊。看来人家古人也是重“贞节”更过于“贞洁”的。据说当时有一个丧偶的宗室近属子弟(也就是和皇族血缘关系比较近的人)娶了她为妾。虽然碍于严蕊原来的身份,没有以正妻的身份娶她,但是据说这人对严蕊很好,以后也没有再娶别的女人,所以严蕊虽然名份上不是正妻,但其实却和正妻的地位也差不了多少,算是有了个好结局。

  《二拍》上说“后人评论这个严蕊,乃是真正讲得道学的”。呵呵,朱熹讲了一生的道学,到头来不如严蕊这个做妓女的更让人敬重。看来二拍对朱熹的讽刺也很入骨啊。此书上还有七言古风一篇赞严蕊,不妨一观:
           
      天台有女真奇绝,挥毫能赋谢庭雪。
            搽粉虞侯太守筵,酒酣未必呼烛灭。
            忽尔监司飞檄至,桁杨横掠头抢地。
            章台不犯士师条,胏石会疏刺史事。
      贱质何妨轻一死,岂承浪语污君子?
            罪不重科两得答,狱吏之威止是耳。
            君侯能讲毋自欺,乃遣女子诬人为!
            虽在缧绁非其罪,尼父之语胡忘之?
            君不见,
            贯高当时白赵王,身无完肤犹自强?
            今日蛾眉亦能尔,千载同闻侠骨香!
            含颦带笑出狴犴,寄声合眼闭眉汉。
            山花满头归去来,天潢自有梁鸿案。
  评论这张
 
阅读(429)|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