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胭脂梦

悠悠浮生,像是一缕轻烟,飘渺难捉……

 
 
 

日志

 
 

咏絮才女谢道韫【原创】  

2011-09-15 20:4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咏絮才女谢道韫【原创】 - 莲子 - 空中画缘的博客
 
咏絮才女谢道韫【原创】 - 莲子 - 空中画缘的博客
 天上碧桃和露种-  -咏絮才女谢道韫
文章作者/江湖夜雨
http://blog.sina.com.cn/u/1234659227


谢道韫(约376年前后在世),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县)人。东晋女诗人。谢安之侄女,安西将军谢奕之女,嫁与王羲之子王凝之。公元399年王凝之为孙恩所杀后,一直寡居会稽。今存散文《论语赞》一篇和《泰山吟》(一作《登山》、《拟嵇中散咏松诗》二首。

  “堪怜咏絮才”,《红楼梦》中的这句诗可能大家都很熟悉。“咏絮之才”,成为后世人们形容才女的专用词。所以本书在网上发表时也叫做“咏絮女儿评传”。而此典故的由来,正是风华绝代,才惊四座的谢道韫。
  什么叫做大家闺秀?什么叫做贵族名媛?什么才是高华不俗的天仙气质?如果你能够了解谢道韫,你才会明白这一切。所谓高贵至极的气质,并不是表现在对物质的奢华上。与王恺争豪斗富,敲珊瑚树的石崇那些人,无非是些穿锦着缎的愚猪而已,他们自以为风雅,其实再有钱,也是土老冒一个。我们看一下,谢才女的家世中的那些俊杰,那才叫满目华光,令人钦佩:
  谢才女的父亲是安西将军谢奕,枭雄桓温(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的名言就出于他口)这样厉害的人物对谢奕也很欣赏,尊其为方外司马。《世说新语·简傲篇》载:“奕既上,犹推布衣交。在温坐,岸帻啸咏,无异常日。宣武(桓温)每曰:‘我方外司马。’遂因酒,转无朝夕礼。桓舍入内,奕辄复随去。后至奕醉,温往主许避之。”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桓温和谢奕饮酒,谢奕喝醉了,大发酒疯,不顾上下尊卑的礼节,要强灌桓温酒,桓温受不了躲进内室,谢奕也追进去,桓温无法只好进了南康公主(桓温是南康公主的老公)的闺房,这才算避开他。可见谢奕是个潇洒不羁的人,从另一个侧面也看出他和权倾一时的桓温之间的关系大不一般。
  谢才女的叔父名气更大,是有名的谢安。淝水之战时,东晋迎战的只有八万多人,谢安就是总指挥。当时前秦大帝苻坚亲率步兵六十五万、骑兵二十七万、羽林军三万南下侵晋,百万大军乌云一般地压向南方。苻坚狂妄地说“以吾之众旅,投鞭于江,足断其流”,这恐怕也并非全是大话。谢安却镇定自若,可谓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淝水一战,杀得不可一世的苻坚“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前秦就此瓦解。这在历史上是一次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例,也是南方汉人抵御北方胡人的诸多战例中不可多得的一次长志气的战例。所以后世狂放如李太白者,素有“天子呼来不上船”之傲,也对谢安崇拜的五体投地,李白一生最崇拜的就是谢安。
  在谢道韫的(堂)兄弟中,更有“封胡羯末”四大才子。所谓“谢家宝树”,正是指谢家人才济济的青年才俊。封是谢万的儿子谢韶的小名,曾任车骑司马。胡是谢朗的小名,做官曾至东阳太守。羯就更了不得,他就是谢道韫的亲哥哥谢玄,淝水之战中的主帅,把骄狂不可一世的苻坚大帝的百万人马打得落花流水,当真有再造社稷之功。末是谢川,也颇有文才,只是早夭。
  这些是谢才女的娘家人,再看看谢才女夫家的名人:谢才女的公公是“书圣”王羲之,王羲之名气太大了,这个就不用多介绍了吧。谢才女的小叔是王献之,王献之的《鸭头丸帖》之类的书法也是闻名于世,为历代书法家景仰,而且《晋书》中称其“少有盛名,而高迈不羁,虽闲居终日,容止不怠,风流为一时之冠。”他的容貌也是帅得惊动天子,以致于虽然王献之早已娶了表妹郗道茂,但皇帝的女儿新安公主看上了他,硬是强迫王献之离了婚后和她成亲。王献之是个重情义的好男人,虽然不得不违心地娶了公主,但是一直觉得对不起郗道茂,病重将死时还说“不觉有余事,惟忆与郗家离婚。”(《世说新语》)晋朝的公主之蛮横和唐朝有一拚,有的公主甚至惩罚自己的老公时,把老公剥光了衣服大冬天绑在树上,差点都要冻死。虽然没有听到过新安公主虐待王献之,但王献之年纪轻轻就死去了,看来也过得不开心。唉,原来不仅是“红颜美眉多薄命”,漂亮男生也危险啊。
  谢道韫的另一个小叔是王徽之,也是个潇洒出尘的人物,很有名气。李白有诗:“昨夜吴中雪,子猷佳兴发”,就是说他的故事。王徽之(字子猷)有天雪夜里看着月色很好,就一边喝酒一边吟咏左思的《招隐诗》,这时想起老朋友戴逵(此人也是个牛人,是个有名的雕塑家),虽然戴逵的家离得好远,但王徽之脾气说去就去,马上乘船往戴逵家中奔去。过了一夜好不容易到了戴家门口,徽之却不进门,命船家掉头返回,旁人大奇,问他这是干什么,他说:“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一时传为奇谈。他还对竹子爱得如痴如狂。有次他专程前往观赏一种名贵竹子,呆呆地看了一天,连主人的招呼也没听见,直到暮色渐浓,才恋恋不舍离去。走了一程,又觉余兴未尽,于是调转马头回来,见院门已关,他又透着门缝细细观赏。以后他游历四方,每次一住下,便立刻命人栽竹。朋友问他何必如此劳神费力,他仰天大笑,手指青竹说:“不可一日无此君!”这哥们确实是个性情中人。据说谢才女的叔父谢安,开始本想将谢道韫许给王徽之,不知怎么后来改了主意,可能谢安是怕这位兄台要进洞房时也来个“乘兴而饮,尽兴而醉,何必入洞房?”吧。
  谢道韫的丈夫王凝之虽然也家学渊源,草隶皆工,并非庸俗之人,但和这些“人尖儿”比起来,就逊色了不少。据说谢才女婚后一直不大满意,有次回娘家时,和叔父谢安诉苦道:“不意天壤之中,竟有王郎!”也就是说天地间怎么还有王凝之这样的人啊!其实谢才女也是有点过于挑剔了,如果让她看看朱淑真嫁的那种铜臭男人,或者其他猪狗一样的臭男人,恐怕她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谢才女虽然对男人有点洁癖般的挑剔,但是也由此可见她的高华气质。现在的好多美眉,常觉得自己喝喝朗姆酒,吃个哈根达斯,拿个LV的包,穿穿VERSACE手工刺绣的裙子,涂涂法国兰蔻口红就算是高贵的“小资”了。但和谢道韫的家世气度一比,恐怕还是要汗颜无地。
  经常上网的朋友可能都记得2005年初“天涯社区”上很有名的一件事情,那就是网友“北纬67度3分”(晕,这个纬度有人的地方不是北欧就是阿拉斯加)和“易烨卿”的贵族论战,两人以自己的生活和眼界证明自己谁更像是贵族。易烨卿说衣服最喜欢PORTS,北纬以自己的妹妹为例“教育”了易烨卿上流社会是怎么穿戴的:“她们的衣服是没有牌子的,因为是在巴黎皇后区的几家专门的店里定做的”,并且这种店只接待特定客户。易烨卿说她家里的车是Lexus的轿车,但她本人更喜欢TOYOTA的大霸王。北纬就说:“BMW或BENZ是暴发户开的,我们开雪弗兰,白色的。”一番比阔论战下来,易烨卿完全处于劣势。北纬定下的结论是:“易小姐是个极端向往上流社会的小白领……”到底他们谁是贵族,我们也拿不准,但是如果谢道韫也能上网来和他们PK一下的话,他们恐怕谁也要甘拜下风。

    当然,谢道韫为世人所仰慕,更重要的还是她本人就具有出众的才气。关于她“咏絮”的故事是这样的:
  
据《世说新语》记载,谢安一家皆能诗,一日大雪,谢安首先吟咏道,“白雪纷纷何所似?”其侄儿谢朗接着吟咏道,“撒盐空中差可拟。”这时谢道韫咏道:“未若柳絮因风起。”
这个故事在当时就传为美谈,咏絮也成为形容才女的典故。 但不少地方叙述这个故事时,对谢朗的诗句进行了百般嘲笑,有的说:“这位老兄空中撒盐何故,难道想人工降雪?”。有的更说:“谢道韫的诗情才气相比她堂哥何啻宵壤!”其实公正地看,谢才女这句确实好,但是谢朗所说的也不是差得一塌糊涂,像薛蟠、韩复榘等人作的诗那样糟糕。谢家宝树之称不完全是广告词,撒盐一说,在雪下得比较小时其实也很形象,我们注意一下,有时候雪下的是那种小冰粒,倒很像盐。唐李贺也有诗云:“腊月草根甜,天街雪似盐。”不过一用盐字形容雪,气氛上就带了一种咸涩之味,而谢才女的“柳絮因风起”,却是轻舞飞扬,潇洒飘逸,在崇尚洒脱出尘的晋代,当然更受推崇一些。其实历来咏雪者不少,都不同程度的透露出个人的一些气质性格,像金朝国主完颜亮,虽然历史上说他荒淫无度,但这首咏雪的词写得霸悍无比,倒是很有气势:
  
天丁震怒,掀翻银海,散乱珠箔。六出奇花飞滚滚,平填了,山中丘壑。皓虎颠狂,素麟猖獗,掣断真珠索。玉龙酣战,鳞甲满天飘落。  谁念万里关山,征夫僵立,缟带占旗脚。色映戈矛,光摇剑戟,杀气横戎幕。貔虎豪雄,偏裨真勇,非与谈兵略。须拼一醉,看取碧空寥廓。
——完颜亮《念奴娇》
  
  平心而论,这词写得不错,但词中的“挣断真珠索,散乱珠箔,鳞甲飞落”之类的词却十分的狂野狰狞,谢才女恐怕是说不出口的。说起咏雪的诗句中透着美丽轻扬的意境,却只有谢道韫的这句最为出采。这也是谢才女大家闺秀的气质所决定的。
  谢才女咏雪只有这一句,未免有些遗憾,我们找来一首谢才女的《泰山吟》,大家欣赏一下:

峨峨东岳高,秀极冲清天。岩中间虚宇,寂寞幽以玄。非工复非匠,
云构发自然。器象尔何物,遂令我屡迁。逝将宅斯宇,可以尽天年。

    当然,朋友们可能觉得不如杜甫写泰山的诗更有韵味,我也有同感。但是我也说过,早斯的诗词艺术一方面由于时代久远,我们读来有隔膜感,而且平心而论,这些诗就是没有唐诗成就高。但这不仅仅是个人才气的问题,也是时代的问题,就像唐朝的围棋国手顾师言什么的,如果来到今天,恐怕聂卫平围棋道场的小孩儿就能将他拿得一楞一楞的。
  在历史上有好多人,文采好,但是口才不行,比如我们上篇说的左芬的哥哥左思,就是那样的人,写文章行,但是坐谈立议,却笨嘴笨舌。这在晋朝是吃不开的,晋朝人崇尚清谈,常常是找个话题就分成正反两方辩来辩去,好像现在电视上的大学生辩论一样。谢道韫在当时是个非常出色的辩手。《晋书·列女传·王凝之妻谢氏》中说:“凝之弟献之尝与宾客谈议,词理将屈,道韫遣婢白献之曰:‘欲为小郎解围。’乃施青绫步鄣自蔽,申献之前议,客不能屈。”这段说有次小叔王献之和人们辩论,处于下风,快理屈词穷了,谢才女听到后,不觉心痒难扰,就让丫头告诉王献之,她想替王献之辩下去。碍于男女之防,就弄个青绫的帐幕遮住谢才女,她在帐后接着王献之的话题继续来辩论。谢才女伶牙俐齿,舌灿莲花,说得这些须眉文士甘拜下风。谢才女如果生在今天,去参加什么“挑战主持人”之类的节目,那擂主恐怕不作第二人想了。遥想谢才女当年的风采,和武侠小说中的林朝英之类压倒须眉的巾帼相比也是毫不逊色吧,但是,谢才女却是实实在在的历史人物。

谢道韫的老公王凝之,虽然并不如王家其他兄弟出色,但也是个人才。先后出任江州刺史、左将军、会稽内史,其实也不是庸才。我们知道晋朝虽然是个崇尚风流潇洒的时代,却也是个鲜血浸透,今天你杀我,明天我杀你的血腥时代。不信大家看看晋朝的那些名人,寿终正寝的不多,倒是多半为无头之鬼。不幸的是,谢才女的老公王凝之就成为其中的一员。
这场横祸来自孙恩之乱,孙恩,当时以五斗米道煽动百姓作乱,四处攻州破府。《中国历代名人辞典》上说他是“农民起义领袖”,而现在网上一般说他是邪教头目,唉,这历史颠倒过来又颠倒过去,也不知道到底怎么说才对。不过孙恩对于谢道韫才女一家来说,却是欠下了血海深仇。不单谢道韫的老公王凝之为其所杀,还有其堂兄弟谢邈和谢冲(谢安之子),包括淝水之役中大战苻坚的谢琰(谢才女的堂兄),也死于孙恩之手。看来孙恩确实凶悍,有的文章见王凝之为孙恩所杀,就又嘲笑王凝之是草包窝囊废,其实也不尽然吧。
孙恩贼军(既然这厮和我们的谢才女是仇人,就把他当坏人称呼吧)冲进了会稽城,王凝之被砍掉了脑袋。谢道韫听到丈夫和儿子都被杀后,悲痛之余却极为镇定,率领家丁和其他家人,想突围出城。但不幸和贼兵遭遇,但谢道韫显示出将门虎女的风采,亲自抽刀砍杀了数名贼兵,虽然最终寡不敌众被贼兵所擒,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谢道韫并非林黛玉一般的弱不禁风的才女,而是文武双全,胆识过人的。
孙恩本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资治通鉴》卷第111中说:“民有不与之同者,戮及婴孩,死者什七、八。醢诸县令以食其妻子,不肯食者,辄支解之。所过掠财物,烧邑屋,焚仓廪,刊木,堙井,相帅聚于会稽;妇人有婴儿不能去者,投于水中”。大意是说孙恩杀人时连婴孩都要杀,抢来的女人因为带着小孩子不方便随军,孙恩等就夺过孩子来扔到水里。又将各县的县令剁碎后煮了让其妻子儿女来吃,如果不吃就肢解处死,看来孙恩和日本鬼子差不多的狠毒残暴。但就是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见到气质高华不俗犹如观音菩萨一般的谢才女时,却怎么也提不起屠刀来。而且在贼兵要杀谢道韫年方数岁的小外孙刘涛时,谢道韫说:“事在王门,何关他族!必其如此,宁先见杀。”意思是说,刘涛不是王家的人,如果你要杀他,就先杀我好了。史书上记载往往粗略,当时谢道韫说的肯定也不止这一句话,以谢道韫天下无双的辩才,肯定会有更精彩的妙语。大魔头孙恩居然被谢道韫说得回心转意,放了她和她的外孙。我们看金庸小说中写过,香香公主的惊鸿一瞥就可以令清兵回军双方的千军万马撤兵罢战,韦小宝的一番妙辞就可以使有杀徒断指之仇的桑结喇嘛和他化敌为友,常觉得是小说家言,未必可信。现在看史载谢道韫的这番传奇经历,才相信世间确实有人身具观音菩萨一样的高华气质,让任何人都油然而生钦敬之心;口具苏秦张仪之舌,能说得江河倒转,雾散云开。
孙恩之乱不久平息,谢道韫此后一直在会稽寡居,当时的太守刘柳闻听到她的大名,就想去拜访。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谢道韫却不是那种迂腐僵化的凡俗女子,大大方方地坐在帐幕后迎接他。刘柳虽然是行政一把手,但也恭恭敬敬地“束脩整带造于别榻”。就是说备了礼物,穿了整齐的礼服,坐在远远的另外一张榻上(据说宋时才有椅这样的家具,当时的人都坐在榻榻米上),态度是相当恭敬。谢道韫娓娓而谈,听得刘太守如坐春风,等告辞出来后,他感慨道:“实顷所未见,瞻察言气,使人心形俱服。”意思是说,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出色的人物(当然啦,数千年罕见的大才女),光是领会她的语言气度(当然了,人家谢才女拉着幕布,没让他看容貌),就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唉,遥想谢才女当年的风采,真是令人神往啊。谢才女对于这个刘太守的感觉也不坏,她说:“亲从凋亡,始遇此士,听其所问,殊开人胸府。”但是,大家可不要误会,谢道韫和刘太守之间的这种感情是那种很纯洁的文友关系,可谓是光风霁月一般的胸怀,一点也没有男女淫欲之情在内。说到这里,却又暗自担心,只不定那天,来个猪头编剧无脑导演拍电视剧时,再据此给谢才女编排上一段无中生有的恋情,又得被他们气得狂吐鲜血。
《世说新语》中还说过一个故事,朱、张、顾、陆是江南的四大世家,张家的张彤云才女嫁到顾家,张玄常常自夸自己的妹妹张彤云比得上谢道韫。有一个叫济尼的人(可能是个尼姑吧),常常出入王、顾两家,有人就问这个“济尼”,谢道韫与张彤云谁更有魅力一些。济尼说道:“王夫人神清散朗,故有林下之风;顾家妇清心玉映,自有闺房之秀。”结论是二人各有所长,大家都认为还算公允。其实济尼这人比较圆滑,两家都不得罪,但也确实说出了谢道韫和张彤云不同的特点,其实拥有闺房之秀的美女美少妇海了去了,可谓车载斗量,历朝历代都有。但身为女子,却“神清散朗,故有林下之风”者却实在千古罕见。
谢道韫不但胜张彤云多矣,她的气质也超出了其他朝代的才女。这也是和晋朝当时的风气有关的,我们知道,晋朝时的人,喜欢老庄,崇尚清谈,无拘无束,讲究个性的放纵和率真。多少乌衣子弟,裙展风流,服装上也是宽袍大袖,飘逸如仙。现在的小资一族、BOBO一族之类的,比起晋朝人所留下的那样惊世骇俗的典故简直太小儿科了。大家看金庸小说中奉行 “非汤武而薄周孔”(嵇康语)的东邪黄药师这样的人物形象,其实就是本着晋朝嵇康、阮籍等狂放之士写的。人们常称道:“唐诗晋字汉文章”,晋朝的行书那是一绝,后人难以超越。晋人推崇潇洒飘逸的风格,而行书正是体现这一风格的最好形式,所以有人说王羲之的行书天下第一,既有个人才气的因素,也是晋朝时代风气的影响。同样,在那个风流清逸的年代,出现谢道韫这个气质如姑射仙人、胸怀如霁月光风的大才女,也是天时地利诸般因素所致,后世再也难得一见。

  可惜谢道韫的诗文传世不多,除《泰山吟》外,还有一首《拟嵇中散咏松诗》:

遥望山上松,隆冬不能凋。愿想游下憩,瞻彼万仞条。
腾跃未能升,顿足俟王乔。时哉不我与,大运所飘颻。

  虽然谢道韫的诗文传世很少,这两篇诗作也不是广为人知,众口相传。但是在千百年来人们的心中,这个冰雪一样高洁晶莹,柳絮一样轻舞飞扬的女子早已成为才女的化身,让人无限神往。最后我只有借这段词来表达对谢才女的仰慕之情:
  
  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万蕊参差谁信道,不与群芳同列。
  浩气清英,仙才卓荦,下土难分别。瑶台归去,洞天方看清绝。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